I talk to myself because I like dealing with a better class of people.
Talk To Her

JR中央线沿线探访。

据称,吉祥寺连续多年在东京人最想居住和住后感最好的地区榜上位列第一,让我怎么也想挤出时间去看一看,晃了半天,可能真的因为时间有限或是语言不通,丝毫没感觉到这个地区的魅力。这里最吸引我的是一家卖毛线的店,让人感觉做家庭主妇好幸福。

高圆寺,比吉祥寺冷清许多,除了车站四周的小店,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居民区,没明白老头婚后怎么和显子住在了这里。有家卖二手书和CD的很小的小店,店主怕是知道老头曾经住这里吧。这里的东西很平,加藤登纪子的签名CD才卖100日元。吃了一碗在tabelog评分还不错的拉面,难得踩雷,三个月不想吃拉面了。

中野离高圆寺一站路,离新宿也是一站路,去找张日本生命保险的海报,可惜已经没有了。50岁时发售唱片特辑的海报也很好,可惜太大价格也贵,综合起来还不值得我动脑筋怎么把海报原封不动地带回去。


从中野broadway这个神奇的地方出来,顶上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笼罩着,才下午四点这里已经变了黑夜,而另一边还光亮着。每次中野都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

轻易不会去新宿和涉谷,人多头晕。去就是逛二手唱片店,一进去就是大半天。最喜欢disc union ,标识最清楚详细,价格公道。

顺道去了老头的母校,本来想在美术部餐厅吃午饭,结果12:00-13:00不对外开放,维米尔展又约的是一点进场,只能放弃,排在学生队伍里吃了餐车上卖的盒饭。艺大女生的质量越来越不行了,上次还看到几个气质好的,这次完全没见到出挑的,男生的存在感更是差。难道音乐部会好些?

蒙克画中的孤独、不安和绝望很能引起人的共鸣。在接吻系列里,有时两人的头部是融合在一起的,有时是身体融合在一起。其实有一幅“under the stars”我很喜欢,可惜没有做成任何周边。和梵高的星空完全是两种感觉。根据馆内资料介绍,呐喊共有六幅,着色不同。除了呐喊系列,我还很喜欢他画的死去的母亲和他的病弱的妹妹。他的家庭成员的事故给他的精神状态带来了很大影响。

馆外大厅有四面拼接屏幕,循环播放做成动画效果的作品集。做得不错。

今天下雨,正好逛美术馆。东京大概是名画原产国之外最能看到各种名画的地点了。

上野之森美术馆的维米尔展每日有限定名额,现场购票视网络销售余票数量而定。所以一早没开门就到了现场。这个排队的人哟,下着大雨且工作日还那么多人?!买票时需预约参观时段,不能立刻入场,选了 下午一点留下充足时间。

然后直奔东京都美术馆的蒙克展,排队人气不如维米尔,但馆内照样挤得满满啪啪。

午饭后参观维米尔展,一点进场的人冒雨排队排了几十米,场内人头攒动,说是摩肩接踵也不为过,昨天还夸日本人不霸占C位,今天就自己打脸,挤在维米尔画前动都不动。虽然共展出49件作品,但维米尔的只有8件,其余都是荷兰其他画家的作品。当日票2700日元,比预售票贵200日元,相比龙美之前的伦勃朗及荷兰黄金时代展200元票价,便宜一些。

本人不是荷兰画派爱好者,不热衷肖像画,对于堪比摄影技术的绘画风格敬佩多于热爱,对于其光影运用也没太大感觉。但这次东京的展出很难得,维米尔目前所知共35幅作品由7个国家的博物馆美术馆及私人收藏,这次来日本的9幅来自5个国家荷兰德国美国英国爱尔兰的6个美术馆,上次龙美展出的都是私人收藏,维米尔只有两幅,所以是绝对不能错过的。除维米尔外其他作品,质量整体不如龙美的那次,毕竟有那么多伦勃朗的作品,而且龙美场地大,布展水平很高,作为私人美术馆龙美200元的定价真是很良心了,为错过龙美荷兰黄金时代展的人遗憾一下。

最后来到国立西洋美术馆的鲁本斯展,展出他在意大利停留8年间的作品,不是他本人最好时期的作品,而且前两个展那么精彩,所以有点失望。

周边的话,蒙克展最好,鲁本斯次之。蒙克展周边亮点是皮卡丘,文件夹基本一出来就被扫光,看到工作人员加了好几次,玩偶是一票限定一个,而且还没摆出来,是结账时要求店员拿才会给的。很多人不知道,因为没见我前面任何人买,文件夹400日元,玩偶才1400日元,不可能没人买啊!幸好我之前在群里看到有人讨论,问了现场的保安大叔,说是得问柜台要。查了一下,某宝代购595元,已有49人付款。好黑啊!

另:

这三个展现场都不能拍照。

维米尔的第九件作品是大阪限定,只能去大阪看,这操作吐槽一下。

同时收集了目前正在展出和明后年即将举行的感兴趣的展的宣传页。生活在这里的人真是幸福,上野公园真是好地方。

东京站终于修好了。

特别喜欢这一片,每次住在日本桥,晚上总会从银座或者有乐町散步回旅馆。有时间就会钻进某座大楼,去书店杂货店逛逛,或是上屋顶看夜景。

回到酒店,发现眼镜盒被挤成这样子,我连滑两跤的唯一受害者。

一早出发,预报说是阴天,果然是阴天。JR日光站比东武站典雅多了,对面就是station hotel classic,房价是我在下今市住的两倍,乐天评价也并不咋样。

到中禅寺温泉换乘到半月山的巴士,事先查过,半月山观景台是唯一可以同时一览男体山、中禅寺湖与八丁出岛的隐蔽名所,东武铁道的秋季海报就是以此为主题。到达终点站只剩我和另外一位小伙子。车内日英中韩四语广播,到站等观景台需30分钟。到站离下一班巴士出发间隔55分钟,这不是逼我快马加鞭吗?日本人的时间一向偏紧,更何况我这种爬山也要停停拍拍背个包手里还拎个袋的?

到站下车傻眼,啥指示牌也没有,根本没路啊,往哪里爬?停车场有几辆私家车,东张西望了一番,看不远处有两个人在往上爬,还有块牌子,过去没顾上看,就循着这两人的足迹向上。这路根本是人踩出来的,怪不得没指示,有一部分是贴着山沿,连护栏都没有。顾不了那么多了,爬吧……回头看到那个小伙子跟在我后面。

不出五分钟就气喘吁吁,但是本姑娘可是身手矫健健步如飞意志坚强,一会儿就赶超了前面的一对中年男女,小伙子没影了。虽然途中还是休息了两回,但到观景台只花了18分钟,哦耶!立刻志得意满起来,看表,下坡赶下一班巴士绰绰有余,笃定。

这时候云开始散开,有阳光洒下来了,我后面的两拨人马也陆续到达。在我到达之前已有一组人,可能停留了挺久,我们上来后他们就下去了。日本人这点很好,占领最优位置的人看后面有人到,会让开,并不想永久霸占C位,天朝子民就很难做到。到达较少人到达的最高点谁都会有些得意吧。那对中年男女有些惋惜地说,前面的人下去得太早了,看,太阳就要出来了。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停留了十分钟,湖面渐渐映出蓝色,我已经很满足了。

那个小伙子跟在我身后下了山,走了十分钟我感觉不对头,怎么比上山难走多了,我几乎是手脚并用摸石头抓树枝往下爬的?难道走错路了?可上山明明就一条路啊?我回头用英语向小伙子喊话,这条是正确的路吧?他懂英语,他回答说是正确的路,看路边还有红色记号。可我上山没看见有红色记号啊?半信半疑,但有记号至少是条路吧。

又走了十分钟,一定是错了,下山不应该需要这么多时间的,继续沿着这条路下去,天黑也到不了湖边。打开地图,没信号,我和小伙子商量了一下,反正肯定赶不上下一班车了,索性原路回去再爬上观景台,跟着那里的人下山。手足并用爬坡,期间滑倒两次,路滑腿软,幸好没滚下去。

到达观景台,哇,美景啊!是她在留住我们让我们不要那么早下山吗?中禅寺湖已通体呈现湛蓝色,虽然红叶景致达不到海报上的效果,但无法强求更多了。刚刚还是狼狈不堪,立刻就变喜出望外。

顺利下山坐上了回程的巴士。到达湖边比预定时间晚了一个小时,在湖边走了一段,虽然山下也是多云,但开放的湖岸这会儿是逆光,根本看不到那么鲜艳的蓝色,而且岸边的游船旅馆显得有些杂乱,没有赏心悦目的感觉。安心吃了午饭。坐车回东京。

其实我在下观景台的第一个岔口就选错了路,当时没注意到,还把身后的小伙子带沟里去了,幸好第二次做出了正确选择,浪费了最少的时间,还看到了目前所能看到的最美的景色。

说实话,就山林秋色,中禅寺湖周围群山相比蓼科高原逊色太多,明明这里海拔低个将近1000米,怎么色彩只剩下至多三成了,大部分都已是落叶枯枝,望出去有些萧瑟,而且横谷溪谷的水气氤氲负离子效果更是这里远远比不上的。但半月山观景台的俯瞰景致是独特的,伊吕波坂来回46个之字形弯的美丽风景和感受也是很难复制的。而且,这里的交通比蓼科方便太多了,巴士一小时一班。

不虚此行。


早就想来鬼怒川了,听名字就很吸引有没有?到达时四点,天色已暗了下来,走了火车的一站路,沿岸很多废弃的旅馆和楼房,的确鬼气森森的,几家大的酒店虽然灯火通明,但也无法掩盖这里没落的趋势。原来看网上照片就看到很多黑乎乎的楼房,原来真的被废弃了。其实风景还不错,只是两岸密集的混凝土建筑很煞风景。

推荐在鬼怒川公园下车,离吊桥比较近,当然更荒凉一些,胆小的还是在鬼怒川温泉下吧。

这个时节,日光真的很美。虽然是阴天光线不足,但色彩还是很绚烂。

吃豆皮在观音寺附近转悠花费了不少额外时间,一路停停拍拍又花了不少时间,以至于走到东照宫门口离预定离开的火车只剩一小时。看着门口密集涌入的团队客,果断放弃参观寺庙,反正国宝明阳门唐门什么时候来都能看,美景可不会随时等候啊。于是找了另一条路线笃悠悠晃下山,还在沿途卖浮世绘的店里翻看了老半天,original print卖很贵,不然就买个两三张。没特别喜欢的是真的。

原本打算在日光站坐巡回巴士到东照宫,因为吃了豆皮,意外在日光厅舍旁的山坡上发现了一个隐藏着的美丽的小观音寺。看介绍还很有来头咧。最喜欢无意中发现的没人和你抢角度的美景了。

东武日光站真是平平无奇,站前的油炸饼很好吃,豆沙馅,表皮撒了盐,聪明!

午饭在一家人气很高的汤波料理店完成,等了半小时左右。并不明白什么是汤波,就是豆皮吧,学样点了套餐,看起来不多,其实量还是很大的,胡麻豆腐和最大的那个豆皮卷实在太好吃啦!

为省时间,坐东武特急,为省钱,住在下今市。前者多花钱,后者多花时间,但可以多体验一个乡下地方。爱折腾?

下今市的车站挺可爱,候车室内好多复古海报。

本想去米久本店吃寿喜烧暖一暖,但坐了三个多小时巴士吃了很多垃圾食品肚子实在装不下一个锅,便去了在tabelog上评价不错又离得近的这家拉面店,招牌是酱油拉面,我选了盐拉面,还是挺油的,没有前一晚在松本alpico大楼地下一层吃的乌冬好吃,那家是我到现在吃过唯一感觉好吃的乌冬,终于冲破雷区,以后也会尝试乌冬了。

餐后散步去到西参道人流较少的一端,找到了米久本店,有一人套餐,下次来可以尝试一下。

第一次来东京被跟随老公到日本居住的好友带着在浅草逛了一下午,她说最喜欢逛这一带卖厨房用品的商店,我无聊地跟着她走了三个多小时。后来自己来过两回,始终没get 到浅草的妙处,这次来,因为方便去日光,便住了一晚。到的时候下着大雨,夜里雨停了,人也少了,感觉还挺惬意。虽然对江户时代始终提不起多大兴趣,但很想选个好天趁人少的时候再来这里晃晃。

松本市美术馆,周一休馆。

两年前来过,在小巷子里转转也挺好的。

上回来对松本作为乐都留下了深刻印象,市民馆美术馆附近有很多二手唱片店,流行古典都有。在其中一家买了好几张CD和黑胶,还有市面上比较少见的一套box set和写真集。有三张限定犹豫了好久最终没买,因为体积大行李箱手提袋都塞不下,又不放心托运,回来后悔个半死,因为之后涩谷新宿那么多二手唱片店都是些大路货,根本没有这么多限定,而且相同货色价格比之松本贵了一倍不止,神保町的YMO周边价格实在太黑了好吗,翻三倍啊!小黄人那张圣诞限定松本卖500日元神保町卖6000,我还嫌弃不好带。这次去怀着扫荡的心,结果那么多家店现在只剩下一家,我以为发达国家不会发生那么大变化,没想到那里也建了新商厦,喜欢的那家店被全家取代,哭都没地方哭...上回去纽约也是,13家二手唱片店只剩下3家...排好的朝圣路线变成了在街区闲荡...

这大概是松本留给我的最大的遗憾吧。

旧开智学校有针对病弱学生的林间保育,算是很有当地特色了。看小学一年级三年级五年级学生关于校舍的得奖绘画作品,真是感叹小朋友水平高。旧址旁边是现在的开智小学,操场上人声鼎沸,孩子们都玩得很欢。我家旁边一所幼儿园一所小学一所中学,除了广播从来没听见有学生发出那么大那么欢快的声音,我们的孩子都是祖国的花朵,在温室里长大。

原来还想到旧制高校纪念馆参观,结果周一休馆。还以为会和旧开智学校一样不休馆。这里可了不得,出了一位战前总理大臣和三位(四位?)战后总理大臣,不知道还有哪所高中有如此风光?坂本龙一外公的好友池田勇人也毕业于此。

松本的旧开智学校的校舍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小学校舍了,和洋结合的风格。读这些资料能猜到大致意思。体操、地理、历史、理科、歌唱、画图、修身、读书、作文、算术、习字,共十一方面的教学,作为小学教育,真的算是很全面了。昭和初期,松本所属地方的小学教育在全日本一直稳居第一,并入长野后被大阪赶超,掉到了第二。当年明治天皇考察国情,松本市共七个停留点,开智学校就是其中一个。算是了解明治维新时期日本教育的一个窗口吧。

二访松本城


茅野站直结的市民馆,兼美术馆和图书馆,小地方的市民馆都有多种文化社区功能。候车超过一小时以上,来这里翻翻书看看免费展倒是不错,风景也好。入口照例是两个绳文土偶的复制品。

茅野站小津常设展(3)

茅野站小津常设展(2)

茅野站的小津常设展。这里的资料比无藝莊丰富多了,只是少了那种氛围,纯粹展览而已。

长野县好象就五件国宝,松本占一件,茅野也有,绳文土偶!那时在木造车站第一次知道了绳文遗迹,觉得绳文木偶土偶都很可爱,所以从御射鹿池回市街的路上特地下车参观了考古馆。一个是goddess, 一个是Venus, 日本人取名字还真是夸张。以为会很大,其实很小,放的还是复制品,真的在哪里?

馆内可以预约自己做土偶,很想做一个可爱的女神,但时间来不及,所以放弃了。周边有缩小版的土偶复制品,但实在太沉了,不好携带。

坂本龙一和中泽新一合作出过一本绳文圣地巡礼的书,老头对这种一定是感兴趣的。

发现日本只要是个度假的地方,总会有博物馆美术馆之类的设施,虽然规模很小没啥大看头,但外面看声势都挺大的。这不,在考古馆对面就是京都造型艺术大学附属的一家美术馆,隐在山林中。

御射鹿池。第一张是现在秋天的景象。第二张是加强绿色后的效果。貌似纯色更好看一些?所以还是应该夏天来。还缺一匹白马入画。

昨日上午徒步3个多小时,终于看到心中的溪谷美景,金秋红叶赏目标达成。

出发走的是蓼科散策路线,下坡3.5公里,一个人也没有,岔路口有清晰的指示牌,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会迷路,停停拍拍一小时左右,到达横谷峡。

之后开始走横谷峡步道,沿着溪流在森林中穿行,一路大大小小瀑布释放无数负离子,路也开始难走,干的地方是碎石,湿的地方是浸润的树叶,徒步者也多了起来,最后登上王泷观景台和横谷观音观景台的一公里花了40分钟,但是站在最高点俯瞰整个溪谷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不负如来不负卿”,乱七八糟想到了这句。旁边日本人不停地在说,すごい、綺麗。。。

饥肠辘辘,想买点吃的,结果山顶只有饮料贩售机,没有能量走不动上坡下坡的将近7公里的路程,在山顶休息了一小时,等来了下山的巴士,因为这辆车到不了酒店,所以坐了两站就下了车,但这两站解决了最陡峭的一公里山路,在附近唯一的一家荞麦面店吃了一碗连二两都没有的只有面的贼贵的信州荞麦面,如愿在别庄区域找到了小津纪念馆无藝莊,在那里度过了安静的一段时光。

看天色不早,告辞离开,没想到这里离酒店只有十分钟的路程,谷歌地图在这山里的路线和位置显示都非常不准。

在大堂休息一个半小时后坐免费班车前往火车站,在傍晚离开的只有我一个住客,所以算是专车了。

疲累又充实的一天。

亮点之二,小津纪念馆就在酒店徒步十分钟的别庄区域。原来小津晚年的很多著名作品就是在这里诞生的,不住在这里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纪念馆。在小津诞辰一百周年时创立,象征性地收费一百日元,来得正巧,明天就结束了。室内陈列着小津在这里生活的一些照片和映画祭的海报。最特别的是坐在火炉边的这位老先生,他的神情姿态和室内气氛都象是电影场景。

除我之外并没有别组游客,所以通过翻译软件和老先生交流了几句,他听说我喜欢秋刀鱼之味,特地为我播放了这部片子。没好意思问他和这里的渊源。坐在火炉边感觉真的有穿越到某个年代。

蓼科グランドホテル滝の湯


说说这家酒店的亮点,温泉位于别馆,和本馆有走廊连接,走廊设置了三排对窗眺望溪流景色的长椅,泡完汤坐在这里喝饮料感觉不错,比庭园温泉和露天温泉看到的景色好,当然这没什么特别,占了地利而已。但是能在客房走道里放约翰列侬亲笔签名的平面印刷品的温泉酒店大概不多吧,最多就在大堂或是休息区放点乡土或是日本艺术家的作品吧。好奇是谁想起放这里的?还放在一楼,价位偏低位置较差的客房区域,楼上客房区域会如何布置呢?





蓼科高原的住宿最终选择了这家,放弃了蓼科湖边的hotel resort,和另一家山莊。特意避开了周六,一泊二食含税12450,从温泉餐饮设施质量来看,挺值,这里路边吃碗荞麦面都要1800了。


前台有印度人英日双语服务,所以沟通也没问题,会主动询问要不要订回程班车,不过对于周边景点熟悉程度不够,竟然不知道横谷峡,在地图上查了半天,对我说没有直接巴士到达。这和我自己查的结果一样,还浪费了我15分钟时间。


酒店就在溪流边上,还是水流很大水势很猛那种,住的房间在一楼,窗外就是溪流,关窗后没什么声音,其实我是想听着水声入睡的。


日本老年团偏多,晚上自助餐选了17:30,晚了15分钟到,非常拥挤。一早6:30泡温泉的人就多起来了,因为今天周六,难免,老年人都能早起,但她们不爱露天,池子数量也够,所以露天包场还是轻松达到。


回程班车有三档时间,半小时山路,自由度也大,自己坐巴士要920日圆。巴士站就是酒店名字,但到站还要走五分钟下坡路,比较隐蔽,风景也好。



没看过“你的名字”,但还是要到立石公园打个卡,错过一班巴士得等到两小时后,只能垂直向上爬。原本觉得一路红叶风景还不错,拍了一些,逛完蓼科湖回酒店回顾照片,几乎全删了。毁灭性的冲击力。

看过蓼科湖边白林庄的红叶,今后三年都不需要看红叶了。终于明白红得发紫是什么感觉,太凶残了。照片删得没剩几张。

1 2 3 4 5 下一页

© Talk To Her | Powered by LOFTER